洪非梵看得出鲁戈开始动摇,他藐视了鲁戈一下,说道:“wo给你一分钟时间考虑,如果你决定不打算跟wo做交易,那就别怪wo了。wo要提醒你的是,当wo把你违法犯罪的相关资料或者说是证据公布于众的时候,你以及你所属的鲁氏集团遭受的损失绝对会比你们放弃葫芦山开发项目的损失要大几百倍。”

    鲁戈无奈地呼了口气,在洪非梵对面坐下。像一只斗败了的公鸡似的,无精打采的说道:“关于葫芦山开发项目的竞标,是wo们集团董事局一致通过的,就算wo肯跟你做交易放弃葫芦山的开发项目,但是wo也没有权力这样做。你能不能给wo一点时间,让wo先跟wo爸爸商量,等wo们商量有结果后,就通知你,在这之前,希望你别把优盘里面的资料泄露出去。”

    洪非梵没有立刻答应他,而是问道:“你要商量到什么时候才有结果?”

    “最快明天就会有结果。”鲁戈说道。

    “明天?太迟了!”洪非梵说道。

    鲁戈犹豫了一下,说道:“那……今天晚上。”

    鲁戈摇头道:“今晚也不行,还是太迟,wo没那么久的耐性。”

    鲁戈压制住心中的怒意,问道:“那你到底想要什么时候能得到结果?”

    “现在。”洪非梵想也没想的说道,“最迟也不能超过今天中午。”

    “你……你这是强人所难。”鲁戈压制不住怒火道。

    “你如果觉得wo是强人所难,可以不跟wo做交易。”洪非梵不以为然道。

    略微顿了顿,洪非梵紧接着说道:“不过呢,wo要提醒你,就算你不肯跟wo做交易,等wo把你的违法犯罪的证据公布于众后,你觉得到时候有关部门在舆论的压力之下还会把葫芦山的开发项目交给你们集团来做吗?”

    鲁戈的脸皮又抽动几下,双眼露出狠狠的目光。他哪里受过这种威胁,真想把洪非梵揪起来打一顿,以泄心头之气,可是,洪非梵的身手那么厉害,他只能在心里想想罢了,哪里敢再动手。

    看来现在只能先答应洪非梵,跟他拖延时间,再找机会抢了他手中的优盘。

    洪非梵似乎看出了鲁戈的心中所想,嘴角微扬,邪邪一笑道:“是不是很不忿气?是不是想着什么坏主意,把wo手中的优盘抢走?wo可奉劝你一句,别打这样的歪主意,不然后果很严重。”

    鲁戈心里一惊,这小子居然猜得到自己想什么。不过,鲁戈也不会因为洪非梵的这一提醒而真正感到害怕。他决定采取拖延的办法。

    鲁戈想了想,说道:“洪先生,这么大的开发项目,真的不是wo一个总经理可以决定得了的。请你给wo多一点时间,让wo可以说服wo爸爸和说服董事局。你也明白的,突然间要放弃这么大的开发项目,wo爸爸和董事局也需要时间考虑。”

    “行,wo就给你时间,在今天下午下班之前,wo要听到wo想要的答案。”洪非梵说道。

    洪非梵来之前就知道对方是没那么容易答应跟自己做交易的,但是他自己有办法令到对方就范。即使他看得出鲁戈想拖延时间,他也不担心。既然敢单枪匹马的来这里,他就有足够的能力应付所有想到的突发事情。

    “好吧,wo会尽快说服wo爸爸和其他董事。”鲁戈无可奈何的说道。

    “据wo所知,在你们集团里面,对于葫芦山开发项目的竞标是由你负责的。只要你愿意放弃该开发项目的竞标,wo绝对相信你有办法。”

    洪非梵说完,瞥一眼鲁戈,抬起脚走向门口,懒得再听鲁戈找借口。

    看着洪非梵的背影,鲁戈双眼露出怨毒的目光,双拳紧握,双肩颤动几下。

    他想着洪非梵手中优盘的资料,很快就想到了吴总。相片中发生的一些事,刚好是吴总也知道,很多还是由他牵线的。

    尽管鲁戈心里对吴总有了杀意,但现在先要处理的洪非梵,至于吴总,迟点再处理。

    鲁戈叹了口气,摊坐在沙发上,闭上眼睛,思考着怎样跟他爸爸商量。

    过了一会儿,他站起来,走向会议室。

    这时,会议室里面已经没有人。

    鲁戈转身离开会议室,朝鲁道的办公室走去。

    鲁戈走到鲁道办公室门前,停了下来,犹豫片刻,才敲门。

    “进来。”

    很快,里面传出鲁道的声音。

    鲁戈表情凝重,推门走了进去。

    鲁道正在给他的秘书分配工作,见到走进来的是鲁戈,他示意鲁戈在一旁坐下,然后对他的秘书吩咐了几句。

    等秘书出去后,鲁道的目光移向鲁戈,表情严肃道:“你是来跟wo谈那个闯进会议室的男子的事情?”

    “是的,爸爸。”鲁戈点头。

    “那人是谁?看他的样子,好像不是普通人。”鲁道若有所思道。

    “他叫洪非梵,至于他现在的具体身份是什么,wo还没有搞清楚,不过,他算是洪氏家族中遗弃的人。”鲁戈说道。

    “他与洪氏家族有关系?”鲁道眉头略皱。

    鲁戈便简单的告诉鲁道,关于洪非梵在洪氏家族的过往。

    鲁道听完,有所明白的点了点头,然后问道:“他今天闯进wo们公司,为了什么事?”

    鲁戈干咳一声,直了直身子,显得有些谨慎的将洪非梵来找他的主要目的告诉了鲁道。

    鲁戈也不敢隐瞒,基本上能告诉鲁道的都告诉了。

    鲁道边听,边脸色变了几变。

    当他听完后,表情凝重,沉默起来。

    良久,鲁道才开口道:“你怎么会那么不小心,让别人掌握了把柄?”

    鲁戈沮丧道:“爸爸,wo也不知道怎么就有把柄落到别人手中。这都怪wo不够小心,做事没有多留个心眼。也信错了人,没想到姓吴的会摆wo一道。”

    “好了,现在说这些无济于事。wo们还是想想怎样应付那个洪非梵吧。”鲁道淡淡道。

    他并没有表现出生气的样子来,只是皱起了眉头。

    关于鲁戈所做的那些违法事情,鲁道基本上都已经知道,有大部分是在他的指使或者默许下做的。

    他们父子二人,本就是沆瀣一气,蛇鼠一窝。

    (本章完)

    本页为自适应网页,您可以同时用PC或者手机访问本页:http://www.609685.com/102/71646.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