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六wo认输

    看着走回的步东欧,岳森不禁讶异开口:“东欧兄,你怎么会如此轻易被那司无朔击败?虽然你们实力确实有些许差距,但应该不至于在挡住那焰掌时,仍会被击败才对!

    除非玄力境界相差甚大!然而,很明显,你在玄力境界方面是比那司无朔强,只是他那掌法巧妙罢了。以方才那种状况,他就连击伤你都困难,何况将你直接击倒!”

    “呃……”步东欧抚着额头呻吟了一声:“wo也不知道,他方才那一掌甚是诡异,被他击中那一刻,wo便一阵头晕目眩……wo的头到现在仍是痛得紧。”

    “头晕目眩?”岳森眉头一皱。

    空地中的比试依旧在进行。

    同一时间,天石一号学堂区域处。

    一名面相严肃,头发已是有些斑白的中年男子目光缓缓扫视着天石一号学堂的一众学员:“虽然wo对你们的玄力境界已了解清楚,但那并不能代表你们实力的全部。今日,wo要看看你们的真实实力。wo会让你们境界相差不远的捉对比试,希望你们认真对待。”

    这中年男子便是天石一号学堂的主任导师黄德君,头发略微斑白,面相古板严肃,一身服蕎o斐F铀兀缤直叩谋阋嘶酢

    丝毫不理会众学员会如何反应,黄德君已是径直淡声开口:“第一场,李姝烟对卫石林。”

    闻言,一少年一少女微微一愣,略微迟疑,便快步行出。

    在黄德君的示意下,两人迅速展开比试。两人刚分出胜负,紧接着便是下一场。

    一场又一场过去。黄德君始终是一副古板严肃的模样。渐渐的,便剩下八名玄力境界较高的学员。纳兰灵月、龙傲娇、白芸梦、龙泰帆、洛少擎、龙靖段、长盟帜艳、龙泰帆的舍友玉杨风。

    黄德君淡淡一声:“白芸梦对长盟帜艳。”

    白芸梦与长盟帜艳对视了一眼,便来到空地中间。

    白芸梦纤手一翻,一颗白光玄珠已托于掌上,微微一笑:“好舍友,请赐招吧。”

    心中却是暗忖:炼毒师的实力比较难估测,大多数都能越级挑战。他们自身的玄力境界虽然也能作为依据,但更重要的还是他们炼毒与施毒的本事。虽然wo是光系玄术师,自身便是克制炼毒师的。而且实力无疑也比帜艳高。但……

    眸光微微闪动:稍有天赋的玄王境界炼毒师都有可能能够炼制出一招将玄王巅峰境界击倒的毒物,这可不是玄力是否足够深厚的问题,玄君之下对毒物的抵抗能力可是非常有限。

    随着唇角微扬:以炼药师玄力境界普遍比其他修炼者低一个层次的状况。帜艳却能在这个年纪达到玄王初阶,可见其天赋必不弱。所以,这一场比试,wo不能掉以轻心。

    “嗯……”长盟帜艳轻应了一声,心中暗凛:这种玄力波动!这种气势!看来芸梦不是普通的玄王中阶啊!还是克制wo的光系玄术师!而且她已经知道wo是炼毒师,已有防备之心,怕是毫无机会取胜。

    接着玄晶祭出,当先便是数道火焰球接连轰出:“wo出手了。”

    见数道火焰球袭来,白芸梦却是毫不理会,定定的站在那里。在火焰球袭身之时,一道白光玄力屏障瞬间护在周身。

    砰!砰!砰!数声连响,白芸梦施出的玄力屏障却是轻轻松松挡下袭来的火焰球。

    黄德君平淡的看向白芸梦,心中略讶异:好深厚的玄力,从玄力波动上看,确实是玄王中阶。看来这白芸梦学员是拥有增幅力量的玄器了,而且她自身对光系玄术的控制也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不可多得的顶尖天才。

    “竟然纹丝不动!”看着轰出的数道火焰球被白芸梦轻松挡下,长盟帜艳顿时一惊:好强悍!随意施出的玄力屏障便有这等强度!看来wo是绝无希望获胜!

    四周的学员亦是心中惊讶。

    此时,只听白芸脀o簧岷龋鼗ぴ谥苌淼男ζ琳隙偈被还善⑵讼虺っ酥难蕖=艚幼攀种行榘坠馍烈布淙懒枥鞴馇蚪羲婧涑觥

    看着白芸梦的举动,黄德君露出一丝疑惑:“唔?”

    而面对扑来的气劲,长盟帜艳再是一惊:看来死芸梦丫头对炼毒师也是十分了解,已经猜出wo轰出的火焰球携有毒物!

    心中虽惊,手中动作却不慢,已是迅速在周身形成一层红光玄力屏障。

    然而,在三道凌厉光球近身之时,长盟帜艳顿时发觉到不对劲:不妙!

    轰!轰!轰!连响,紧接着一声闷哼,只见长盟帜艳连连退出数步。

    却是白芸梦轰出的三道凌厉光球,第一道便轻易轰破了长盟帜艳施出的玄力屏障,接连的两道光球直接迫得长盟帜艳硬抗。

    一丝鲜红自长盟帜艳娇艳的唇边缓缓流出:好强!仅是随意出手竟能有这种威力!

    一阵惊呼顿时自四周学员传出。

    观看中的洛少擎心中惊异,双拳一紧:想不到这白芸梦实力竟然如此强悍!就算wo用上嗜血腥风,恐怕也只能保证不败,而要将她击败怕是困难重重!必须尽快突破到玄君之境!

    此时,长盟帜艳缓了口气,随着轻声开口:“wo认败。”

    “呃……”白芸梦怔了怔,顿时露出一丝歉意:“抱歉,帜艳,wo下手重了。”

    接着便是数道柔和的治愈光球射入长盟帜艳体内。

    感受着迅速恢复的内伤,长盟帜艳摇了摇头:“没事,你下手重,说明你对wo的看重。只怪wo担不起这份看重。”

    白芸梦微笑摇头:“帜艳,wo相信你的实力不止如此。”

    “唔……”长盟帜艳略讶异,眼帘低垂:“多谢。”

    黄德君淡声开口:“下一场,龙泰帆对玉杨风。”

    很快,龙泰帆便与一名面相平凡的少年一起来到空地中。

    两人只是交手了片刻便分出胜负,同是玄王中阶,玉杨风却是被龙泰帆轻松击败。再是引来众学员的一阵惊叹。

    黄德君依旧平淡开口:“下一场,纳兰灵月对龙傲娇。”

    此时,眼神落在两女身上,尤其看着龙傲娇:最期待的一场,不凡的灵月公主。还有龙傲娇小丫头,你是否真的值得wo对你的宽容,担得起孙执教对你的重视。

    众学员亦各怀心思的将目光投向两女。

    龙泰帆面色平静:傲天堂弟已是那般的出凡入胜,傲娇堂妹你……

    “傲娇小妹。”纳兰灵月对龙傲娇柔声低语:“到wo们了。”

    龙傲娇皱了皱小巧的鼻子,娇憨应了一声:“wo认输。”

    接着零食继续吃着,咯吱咯吱……

    “这……”纳兰灵月怔了怔,本想说些什么,最后却是摇头笑了笑。

    白芸梦没好气的的笑了笑:“真是拿她没办法。”

    “唔?”黄德君一愣:这小丫头……

    众学员亦是一阵诧异,接着便露出释然的表情,对龙傲娇的举动皆觉得不奇怪。虽然众人都惊讶龙傲娇的玄力境界高得离谱,但龙傲娇平时的表现都只会让众人觉得她只是一名不懂事的小妹妹。

    黄德君看着龙傲娇,摇了摇头:“小丫头,wo让你们比试,只是想了解你们的实力。你这么一句认输,便了事。那wo还有必要让你们比试吗?”

    龙傲娇兀自吃零食,咯吱咯吱……

    “嗯?”黄德君见龙傲娇只是自顾的吃零嘴,丝毫没有回应的打算。眉头不由一皱:好任性的这小丫头,估计在龙家里也是娇生惯养,丝毫不将他人放在眼内吧?

    纳兰灵月连忙向龙傲娇使了个眼色,低声唤了一句:“傲娇小妹。”

    在黄德君准备开口时,龙傲娇娇憨的开口:“wo不想与灵月姐比试。”

    然而一双晶雪明眸却是看着前方,似乎是对着空气说的一般。

    “哦?”黄德君眉头一挑。

    “导师。”纳兰灵月恭敬开口:“傲娇小妹她与wo感情深厚,不愿让wo在众人面前出丑。望导师能够见谅。”

    “如此吗?”黄德君目光略微闪了闪,淡淡一声:“那这一场便由你与龙靖段先行比试。wo对她可以一再宽容,但,希望下一场,她能给老夫一个面子。不要再给wo来句认输了事。老夫嘴上虽不说,但心里可是会不舒服的。”

    纳兰灵月轻轻一点头:“多谢导师。”

    接着,龙靖段便来到空地中与纳兰灵月对立而立。

    龙靖段慎重的看着纳兰灵月,缓缓将腰间佩剑出鞘:“灵月公主,领教了!”

    “龙靖段公子,客气。”纳兰灵月点了点头,手一扬,宝剑圣辉银灲已握在手中。皇者气势更甚,双眸依旧平静。

    学员们纷纷议论起来。

    “不知这灵月公主实力究竟如何!仅是气势已尽占上风!就连平时都能让人大感压迫!若是wo与她对上,恐怕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

    “这一场比试毫无悬念,龙靖段公子不可能会是灵月公主的对手。”一道声音响起,却是获得举荐信而得以顺利进入天武学院的杨岱。

    “嗯?这位公子,wo记得你姓杨吧?难道你了解灵月公主的实力?”

    杨岱点了点头:“在下杨岱,wo曾有幸见过灵月公主出手。她的实力远不是一般的天才能够比拟的。就连芸梦姑娘与方才那龙泰帆公子,再加上龙家那名超级天才龙傲天公子,合三人联手之力也只是与灵月公主打成平手。

    这龙靖段公子可是连龙泰帆公子都赢不了。可想这场比试的结果。”

    “竟然如此强悍!”学员一脸的惊骇。

    ……

    (本章完)

    本页为自适应网页,您可以同时用PC或者手机访问本页:http://www.609685.com/118/33994498.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