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经想给卢双双留这么一点面子的,毕竟她是女人,再怎么样,都不能这么让一个女士这么没面子。

    这是他骨子里的那么一点绅士风度。也是为什么容忍卢双双还在江家住了那么多天的原因。

    但是卢双双根本就没有想要收敛的意思,还弄出来了小岛这么一出。

    如果他再对卢双双讲情面讲风度,以后真找到了小清,这就是对小清的伤害。

    “是,wo马上让他们安排。”

    报纸一出来,只怕是卢老他们在D州是呆不下去了。

    但是,江适衡要接受报纸采访的事情在江家也引起了不小的震荡。

    有些江家人认为这么一来是真正把卢家的脸面摁在地上踩了,等于是彻底地跟卢家撕破了脸。

    “老太爷,wo们在平州也有几个海鲜行海味铺,正准备往平州那边发展发展,这么一来,卢家还能让wo们好好在那里赚钱?”

    江家五爷的大儿媳妇很是着急,“在D州,这些也轮不上wo们家了,wo们好不容易找的路子正想大干一场,现在这么一搞,wo们怎么办?”

    江老太爷沉了脸。

    “什么叫你们家?你说的是江家,还是就想着你跟即廷的那个小家?”

    江即廷,是江五爷的大儿子,江六少的堂伯父。

    如果说是想着整个江家,那么就应该是和江适衡共同进退,江家也要有骨气的,哪怕他们原来就只是商贾!

    卢家已经这么欺辱于他们了,卢双双明明已经委身于别的男人,竟然还一直扮演着对六少情深不二的样子,还一直把自己当成六少太太住在江家,享受着江家给的所有好处,塑造出这么一副深情姿态,在六少回来竟然还一直想往他的院子里跑,肚子里有了别人的孩子,还想让六少以感激的态度迎娶她?

    这真的是欺人太甚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江家要是再没有脾气,还想着什么生意上的事情,那真的是要贻笑大方了!

    外界的人会怎么想他们?

    现在他们与卢家是不想撕破脸皮都不行!

    除非卢家愿意自己承认卢双双怀着别人的孩子的事实,然后再把那个男人给公布出来!

    但是以卢老太爷现在的作为,他们根本就没有这么想过,还是半点悔改的心思都没有,根本就还是想要算计江家!

    那就战。

    “大伯,这话怎么说的?难道说小六是江家的,wo和即廷就不是江家的?也是,小六一回来就有大伯给护着扶着,大伯这一房也就剩下你们俩了,这俗话说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大伯和小六两个人也吃不了多少,但是wo和即廷可不一样,这下面还有几个孩子几个小家呢,儿孙满堂人数多,要是不好好赚钱,这一家老小要吃什么喝什么?”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江五爷一拍桌子,“老大媳妇,你这说的是什么话?还不跟你大伯道个歉!”

    没见江老太爷的脸色都完全黑了下来了吗?

    什么叫他们就儿孙满堂人数多,这是在说大房这一脉,就剩下了江老太爷和江六少爷孙俩,人丁凋零了吗?

    本页为自适应网页,您可以同时用PC或者手机访问本页:http://www.609685.com/28286/8971702.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