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事情一旦超过某个极限,崩坏便是不可避免的。

    后勤这种无比精密的系统更是如此。

    物资过快集中,转运不及时,仓库存储空间有限——此前暴露出的问题一度得到某种程度的缓解,可实际上这只是一种幻觉,一种因为攻势停顿、前线物资匮乏需要重新补充、部分流程合理化、账面重做等数个要素组成的幻觉。实际上公guojun后勤系统并未克服那些痼疾,当压力再次上升,类似此前的困境就会再次显现出来。

    在公国方面决定发动大攻势打破僵局时,隐藏起来的问题果不其然再次爆发。各种各样的物资快速涌入亚姆立札据点,武器、弹药、零件、粮食、被服、越冬物资……很快就塞满了库房,总算这一次公guojun有吸取教训,紧急开辟了几处物资堆放点和临时仓库,避免了物资随意堆放容易引发火灾和爆炸的风险。

    然而崩溃就是崩溃,些许秩序的表象并不能掩盖整个系统每分每秒都在滑向深渊的本质。

    “蠢货!步兵154连要的是7.62㎜步枪弹,你们给的是76.2mm步兵炮炮弹!小数点看错了?!你们倒是给wo试试看把那东西塞进步枪弹仓里试试!”

    “海军陆战队领到的罐头都臭了!再不解决就要兵变了!”

    “这里是炮兵指挥所,你们把三百口棺材扔到wo们这里是想表达什么意思?!”

    “拉普兰语的小册子配发进度往后延就可以啦!现在最重要的是把食物、被服、弹药送过来!你们这帮后勤是想看着wo们冻死饿死吗?!”

    “就算你们和wo抱怨,wo们铁路系统也没办法改变什么!上面正催着wo们把物资赶快运到亚姆立札,就这样!”

    “说了多少回了,棺材的订单禁止外包!只要统计一下wo们发包下单的棺材数量,很轻松就能推算出wo军司令部预估的伤亡人数,换成帝国间谍甚至可以延伸判断出wo军攻势的具体规模!你们这帮搞后勤的,是想用棺材来动摇国本吗?!”

    ……

    从前天开始,亚姆立札后勤管理办公室就成了集抱怨、痛骂、协调、斗殴等诸多事宜与一身的场所。几乎整个前线所有军兵种和后方各路牛鬼蛇神都跑来后勤管理办公室抱怨了。态度好一点的拍桌子骂人,态度差一点的直接拔枪,办公室几乎每隔几个小时就必须重新换一批桌椅文具。

    能在这种工作环境下坚持不懈,同时还一定程度上保证整个输送、存储链条不崩溃,公国后勤部门也确实不容易了。

    但上级部门和指挥机构不会在乎你遇到了多少困难,为解决困难找了多少部门求爷爷告奶奶;前线的部队也不会关心你为了把一个罐头送到前线付出了多少成本、遇到了多少鸟事。大家关心的只有结果。

    所以整个后勤链条只能一边运行,一边朝毁灭的悬崖迈进,直到出现决定性的转机,或是彻底毁灭。

    “这是一场围绕后勤的战争,先生们。决定战争的已经不光是士兵的勇猛和军官的智略,而是看谁能维持住补给线,谁能用更多的资源去压倒对手。换言之,这就是总体战!”

    看着窗外正在将推着弹药车将一枚枚305mm炮弹推到“列特维赞”号浮空战列舰的船舷一侧,再由船上的起重机将炮弹依次吊运至船上,高尔察克少将吐出微妙的叹息。

    “先生们,wo不想再给你们额外的压力,但也请你们记住,如果不取得胜利,后勤部的诸位是没有明天可言的。”

    这是威胁,也是一句谁都知道的实话。

    只要补给能够跟上,突破曼纳海姆防线,为战争画上休止符不过是个简单的小问题。但正因为补给系统不给力,战争才迟迟不能结束。要是这次攻势再出什么岔子,后勤部一定会被推出来当替罪羔羊。以当前公国国内的形式,被拖出来当替罪羊的下场是十分凄惨的。能被判处剥夺军衔,流放永久冻土都是一种幸运。更有可能是被拖到某个广场在愤怒的人群面前被挂上绞刑架。

    说到底,这场被公国给予厚望的战争正在逐步展现出其对经济民生的影响,这种影响使得公国越发难以容忍任何失败的消息。

    战争时刻都在消耗金钱、人命和物资,初期的畅快感退却之后,人们很快就会发现因为战争,自己的生活变得越来越贫乏。各种各样的人才都被军队所吸收,各种物资优先供应军队,民众不但要承担增加的税收负担,还要面对物资匮乏、将子女送去前线面对死亡、贫富差距扩大、工作时间延长、薪资冻结等等问题。

    眼下因为战争进行时间尚短,民众还只是感到生活不便,还可以对此忍耐。一旦遭遇重大军事挫折,恐怕整个民间情绪都会沸腾爆发,到时候能用几只替罪羊平息民愤都算是便宜的。要是一个处置失当,最恶劣的结果便是足以将所有人都卷进去的暴力革命。

    谁都逃不了,不管是达官贵人,还是官僚军官,名为“革命”的瘟疫不会放过任何人,如同数百年前的黑死病一样,快速、致命,将每一个不幸沾染上的人送进地狱。

    要想回避这种糟糕的未来,就只能靠军事胜利来提振士气,用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来充当开辟公国未来道路的钥匙。

    “wo们必须获得胜利,因此——”

    少将没能将训话完成,一名传令兵匆匆跑进办公室,将高尔察克和整个亚姆立札驻留舰队期待已久的消息大声报告了出来。

    “紧急报告!上午七时十一分,十三号哨戒艇报告发现敌舰队踪迹!航向210,推测目标是本据点!”

    ——终于来了。

    小声念叨着,高尔察克带着一众属下快速冲了出去。

    ######

    “骰子已经掷出去了,接下来就看公国那边怎么反应了。”

    装甲舰桥里的帕西法尔反复翻看着一份气象报告,漫不经心地说着。

    对舰队司令这种淡然的态度,舰桥里的指挥核心们已经见怪不怪,有人曾半开玩笑地说到:“要是舰队司令阁下哪天正襟危坐,脸上神圣庄严,那一定是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只要这位阁下还是那样慵懒、不正经的坐在指挥席上,失败便不会造访。

    每个人都如此相信,就连舰队司令部的部分成员也对此深信不疑。

    “西南方向发现信号源!距离120,数量持续增加中!”

    “终于要开始了。”

    小声念叨着,帕西法尔用力挥下手臂,命令到:

    “航向西-西南!三倍航速全速前进!!”

    修长的战舰微微抖动了一下,带着身后的舰队全速航向决战之地。

    w23051412

    本页为自适应网页,您可以同时用PC或者手机访问本页:http://www.609685.com/48078/61392870.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