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的6月5日,时间正值下午。

    地点位于SM公司的社长办公室内。

    明明有那么两个人坐在里面,却丝毫没有半点声响,安静如初一句话都没有说,说夸张点,那就是连蚊子飞过的声音都能听得见。

    面对面的两人中间有那么一张桌子,上面摆放着两杯茶,一张报纸以及一台屏幕在闪烁的ipad,时不时掠过某些画面。

    如果现在有人仔细观察的话,很容易发现那一个稍显年轻的身影坐得笔直,身体却隐隐约约居然有点瑟瑟发抖。

    随着年纪稍长那人的一声~“若梵xi。”,安静的画面终究被打破。

    “是!”

    闻言,年轻的人影像是突然一个激灵,脱口而出回应。

    然后,就在他那耳朵边上带着的蓝牙耳机里就传来阵阵无语的话语,“喂,悠着点。就你家社长而已,你之前又不是没见过,怕什么呢,淡定~淡定,如果紧张你就输了。”

    淡定!?说得容易,你来试试。

    虽然这不是金泰妍第一磜o浴翳蟆纳矸堇疵娑宰约旱纳绯ぃ莮要她处理这样的事情,她担心万一搞砸怎么办?

    “放心,你能行。”

    至于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后果,也不外乎是那一点破事。

    在当天下午2点多的时候,若梵闲情逸致地待在办公室里,手里动作慢条斯理地沏着茶,像是等待着什么似的,手机摆在茶几前完全不怕水打湿,而就在他刚刚抿完一杯茶,放下茶杯时,手机铃声恰好响起。

    仿佛早就预料到有那么一个电话来,若梵拿起来扯起嘴角,“你好,金英敏社长~请问,有什么事吗?”

    “若梵xi,过分了吧??”

    低沉的话语,严肃的态度~完全没有之前那种客套的模样,不用猜也能想象得出对面金英敏那张脸是有多么的阴沉。

    只不过,对于他的话若梵依然是保持着笑容,不痛不痒地说着,“金社长言重了,有什么事wo做错了让你动怒呢?”

    “什么事情?呵呵,若梵xi...那~能否有请LLE公司的若梵总监到wo们SM公司做客一番,让wo详细地跟你解释吧。”

    “行,可以~wo马上就过去。”

    说完,若梵就挂断通话,马上就开着车前往SM公司,只是...意外总是来得那么突然。

    当他进入SM公司见到金英敏的时候,神特么的一眨眼,视觉来了个天翻地覆的转变,敢情自己面对的是一个丰满,挺翘的屁股。

    揉揉眼睛发现仍旧没变,若梵马上就了解目前的情况。

    二话不说,一脚就把眼前碍事的东西给踹开,然后拿起手机溜到外面~只剩下林允儿那呼天喊地的叫声。

    “呀,泰妍欧尼!!wo好心帮你找东西,你居然踹wo!!”

    然而,看着渐行渐远的背影,注定她只能吃了这憋屈。

    一边走,一边拨打手机号码。

    视角转换到身处若梵身体的金泰妍。

    此时此刻,她站在原地脚如同注入了铅一样的沉重,表情僵硬根本挪不开脚步,为什么那家伙没有给自己提前打招呼啊!?

    偏偏为什么就是金英敏社长,偏偏是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才看到他。

    这无疑是吓了她一跳。

    然后…没等两人开口,手机铃声的响起在她看来如同天籁之音一样,她掏出手机朝面前的金英敏微微鞠躬,“米亚内,社..金社长,wo先接个电话,你..能否在办公室里等wo一会?”

    没有说话,金英敏仍旧是低沉着脸点头。

    见状,金泰妍逃跑似的赶紧就朝SM公司的角落走去,划开接听~“呀,你来公司为什么没有跟wo说下?”

    “谁知道会突然来这么一出戏,wo只是想尽快和他唠嗑完就找你的。”

    对面若梵那若无其事的语气更是让金泰妍无语,不过,办正事要紧,她现在没空跟他算账,“到底什么事?是不是因为早上的事情。”

    “嗯。”

    “那怎么办?”金泰妍有些慌张。

    “慌什么,就像前天你带着蓝牙耳机听wo指挥,反正他奈何不了wo,最多也就是来个所谓的警告罢了,就这样办~你先去搞定他,wo们晚点一起吃饭。”

    “....”

    于是乎,就出现了开头那一幕。

    而金英敏找若梵究竟所谓何事呢?桌上屏幕仍亮着的ipad告诉一切。

    韩国组合EXO-M的队长吴亦凡,在6月5日当天,向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提出对于其所属公司韩国SM娱乐公司‘专属合同’无效的诉讼的请求,并且…法院给予受理。

    同一时间,据悉因为韩国EXO组合成员吴亦凡要求与SM公司解约一事导致SM股价暴跌,截至下午1点,SM股价已经比昨日下降了5.82%,SM公司市值仅一下午就整整缩水了60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3亿6千万)等等内容。

    关于这件事情,作为经手人的金泰妍早就获悉,而且一直到刚才还在注意事情发展的走向。

    毕竟是她在SM公司与他之间所作出的选择,只不过她没有想到这么早以及用这种方式去面对罢了,听到耳机边传来若梵的提醒,金泰妍深呼吸一口气,然后缓缓地吐出来平复心情。

    “若梵总监,你这是什么意思?”平常那笑里藏刀什么的模样都懒得装了,金英敏阴沉着脸开门见山。

    “什么什么意思!?金社长能讲清楚点吗?”

    金泰妍一边复述若梵的话,一边在内心叫苦不迭,这家伙..明明你已经知道他的目的,为什么还要调戏他。

    “若梵xi何必再演戏呢?你一直以来不都是明人不做暗事吗?更何况,wo之前答应了你和泰妍之间的事情,这就是你给wo的回报吗?”

    “做人,要厚道点…”

    听着金英敏的话,其实金泰妍心里确实有那么一丢丢的内疚,虽然对方平时对她们的态度确实不咋滴,但…论若梵和她之间恋情,却没有过多的反对。

    一时间,百感交集没有说话。

    见状…金英敏眯起眼睛,拿起桌面上的那一份报纸直接摔在金泰妍面前,“其他的wo就不说了,kirs的这件事情跟你有关系吧?”

    “wo没猜错的话,他曾经和你有过接触。”

    按照若梵的指示,金泰妍无奈地点点头,然后淡淡地说着~

    “如果你是说他离队的这点事情,那wo承认wo给过他些许的帮助,但是..”听到这里,金泰妍稍微停顿了,因为她联想到某些事情,眼神变得坚定,半响才继续说着,“假如你们SM公司给予过他们平等的待遇,他会有这样的想法吗?恐怕~不会吧。”

    怔怔的话语中透露着金英敏强忍着的怒意,“井水不犯河水,那也不至于你来插手。”

    “首先他是一名中国人,wo们生于同一个过家就视为喝同样的水长大,对同胞伸出援助之手很正常,再则...”

    声音嘎然而止,金泰妍怔住了。

    若梵见她没有说话,赶紧提醒,“喂,赶紧说~这是重点。”

    回过神,金泰妍继续说着,“之前,除了恋情之外,还有一件事情金社长没有给过wo答案,所以wo只能来提个醒。”

    微微皱起眉头,这家伙跟社长还有什么事情瞒着wo?

    然后,下一秒~她就傻眼了。

    “起身,掉头走人,不要给你社长面子。”

    本页为自适应网页,您可以同时用PC或者手机访问本页:http://www.609685.com/48674/15815150.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