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海之心,对教廷来说非常重要,绝对不容有失,在不能冒险的情况下,教廷也只能向别西普妥协。

    之前是索菲娅,不允许瑟夫??圣克里塞和西伯劳斯??卢克莱离开圣山,现在为了掌控帝都,索菲娅只能放一个人出去了。

    在百般的权衡之下,索菲娅选择了西伯劳斯??卢克莱。

    一来是西伯劳斯??卢克莱和别西普的关系不清不楚,绝对不能让这两个人有进一步的接触,二来也是西伯劳斯??卢克莱对帝都更加熟悉,让他去会更节省时间。

    “教皇放心,wo绝对会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把帝都的事解决。”西伯劳斯??卢克莱给出了保证。

    索菲娅摆了摆手,西伯劳斯??卢克莱离开了。

    索菲娅看着下方的瑟夫??圣克里塞,“盯住别西普,别让他在圣山之上乱来。”

    “是。”索菲娅说的,正是瑟夫??圣克里塞想做的,瑟夫??圣克里塞可是非常的积极。

    从此别西普的身后,就多出了一个尾巴,瑟夫??圣克里塞那是寸步不离啊!

    别西普就是想做什么也做不了了,“wo说圣克里塞,你好歹也是教廷的红衣大主教,你就没有别的事可做吗?”

    “圣山很大,wo怕你跑丢了。”瑟夫??圣克里塞笑着说道。

    别西普:“找借口就找个好点的,你这也太说不过去了。”

    “有吗?wo真的是担心你啊!”别管别西普说什么,瑟夫??圣克里塞都不会放任的。

    至于教廷的事,教廷有很多人,索菲娅又坐镇圣山,就算瑟夫??圣克里塞什么都不做,也没什么关系的。

    “那你就跟着吧!你最好睁大了眼睛,别跟丢了。”

    “wo会的。”

    ……………………

    熟悉的城市,熟悉的街道,不一样的建筑。

    西伯劳斯??卢克莱突然感觉到很亲切,他再一次来到了帝都,施拉姆第一时间出现在西伯劳斯??卢克莱的面前,“大主教,你可算是来了。”

    “雷努斯在哪?”西伯劳斯??卢克莱没有忘了此行的目的,他要先解决掉雷努斯。

    “大主教,请跟wo来。”施拉姆很清楚的知道雷努斯在哪?这段时间,他可不是什么都没做。

    西伯劳斯??卢克莱没有遮掩自己的行踪,这样的大人物进入帝都,雷努斯这边也很快就得到了消息。

    雷努斯并没有躲藏,而是待在原地,等待着西伯劳斯??卢克莱的到来。

    “这位就是教廷的枢机大主教吧!久仰大名。”

    西伯劳斯??卢克莱打量着雷努斯,这人从镜子里看和亲眼目睹还是不同的,雷努斯比西伯劳斯??卢克莱想象的还要厉害。

    西伯劳斯??卢克莱,竟然没有一眼看透雷努斯,这是极少见的一种情况。

    说到眼界,西伯劳斯??卢克莱见多识广可不差呀!

    “你隐藏的好深啊!”

    雷努斯:“你这是在夸wo吗?wo就当是了。”

    “以你这样的实力,却甘愿当一个公国的国主,图什么呢?”这是雷努斯想不通的地方。

    一个公国的国主,在西伯劳斯??卢克莱的眼里,就是一个小人物,跟雷努斯的实力,完全不匹配。

    如果雷努斯真的有野心,早该有动静了才对,怎么会等到现在呢?

    要知道,在克斯帝国的内部,附属国之间,是允许互相攻伐的。

    “大主教,好像不是帝国的人吧!”雷努斯的言外之意就是wo为什么要告诉你呢?

    施拉姆:“你怎么说话呢?”

    “你怎么说话呢?大主教都没有说话,轮得到你,机灵点吧!否则你怎么死都不知道。”西伯劳斯??卢克莱都来了,雷努斯自然不会再把施拉姆放在眼里。

    西伯劳斯??卢克莱:“当着wo的面,威胁wo的人,你好大的胆子啊!wo真想知道,你到底有怎样的倚仗。”

    “你大可以试试。”雷努斯坐在那里,张开双臂。

    试肯定是要试的,但不是现在,毕竟西伯劳斯??卢克莱才刚到,“塞勒斯呢?把他放了。”

    “按理来说,wo是应该把人放了,但wo不能这么做。”雷努斯压根就没打算放人,随着雷努斯对塞勒斯的了解,发现这个人还有别的用处。

    “那你就保护好他,wo随时会向你讨要的。”

    雷努斯:“wo会照顾好他的。”

    “….”

    西伯劳斯??卢克莱和施拉姆一起离开了别西普的住处,“大主教,就这么算了?”

    “怎么可能?这才刚刚开始。”虽然是索菲娅的命令,但西伯劳斯??卢克莱并不着急,“加特呢?有他的踪迹吗?”

    “暂时没有。”施拉姆一直在寻找加特,可最后却是一无所获。

    不只是在帝都,连地方上都没有加特的消息,加特这个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继续找他,一定要把他找到。”

    施拉姆:“大主教,有这个必要吗?是他自己要离开的,这代表着他背叛了教廷,辜负了大主教对他的信任。”

    “不管怎样,他还是克斯帝国的王首。”

    “大主教,wo们可以扶他上去,自然可以扶另外一个人上去。”

    “这把这件事想得太简单了,wo需要克斯帝国的存在,而不是想让这个帝国名存实亡,wo没有那个耐心,教廷也没有那个精力,来打理这么大的帝国。”

    如果不是曾经的若昂伊凡大帝不配合,西伯劳斯??卢克莱当初都不会清洗帝都,更不会有后来的这些事。

    施拉姆:“wo会尽力寻找的。”

    “很好,接下来你把帝都目前的情况,跟wo大致说一下。”西伯劳斯??卢克莱需要了解之后,再做出下一步的行动。

    ……………

    雷努斯来到了塞勒斯的面前,“告诉你一件事,西伯劳斯??卢克莱来了。”

    “是吗?那你的好日子,快到头了。”

    “日后wo怎么样?还未可知,但你怎么样?wo很清楚,你死定了。”

    塞勒斯抬起了头,“那你杀了wo吧!”

    “要杀,也是西伯劳斯??卢克莱杀,wo是不会杀你的,你对wo有用,wo可是在你的身上浪费了一个名额。”

    什么名额?塞勒斯根本就不知道雷努斯在说什么?

    塞勒斯,已经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他现在只能做一些小动作,这种感觉真的是太难受了。

    雷努斯的眼中出现了蓝色的光芒,“你该做事了。”

    塞勒斯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晚帝都,受到了很多神秘人的袭击。

    这些神秘人一出现,就对帝国的军队出手,帝国的士兵死伤不少,雷努斯挺身而出,以一己之力拦住了很多神秘人。

    “你们是什么人?竟敢到帝都捣乱,简直是不想活了。”在打斗的过程中,雷努斯撕掉了其中一个人的斗篷,塞勒斯的脸暴露了出来。

    塞勒斯在帝都也算是个名人,很多帝国的士兵都认识,这些认识塞勒斯的士兵,不免就产生了一些联想,教廷想干什么?是想再次清洗帝都吗?

    塞勒斯被雷努斯抓了起来,这件事知道的人可不算多,底下的这些士兵,更是什么都不知道。

    这是雷努斯想看到的,所以他自编自演了这样的场景。

    这些神秘人,都是雷努斯利用塞勒斯召唤过来的,他们都是真主教的人,所以今天晚上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只有塞勒斯是假的。

    “给wo杀了他们。”有雷努斯在,这些真主教的人又没有领头的,想反抗是不可能的。

    当晚,帝国的士兵,大获全胜,教廷的军队,按兵不动。

    施拉姆向西伯劳斯??卢克莱请示过,但西伯劳斯??卢克莱很有耐心,反正交战的双方,没有一方是跟教廷有关系的,他们之间怎么样?西伯劳斯??卢克莱可不想管。

    天亮了,西伯劳斯??卢克莱只问了一句,“结束了吗?”

    施拉姆一直待在西伯劳斯??卢克莱的身边,不敢远离一步,“已经结束了。”

    “这个晚上,真的好吵啊!”

    施拉姆忍不住的说道:“昨天晚上,塞勒斯出现在了战场上,很多人都看到了。”

    “那又怎么样?教廷有这么多人,出现一两个叛徒,不是很正常吗?”眼下这种情况,西伯劳斯??卢克莱只能放弃塞勒斯,哪怕塞勒斯是他曾经的心腹。

    施拉姆突然感觉到有一股寒气,在自己的后背乱窜,“大主教,一直都有人说塞勒斯是真主教的人,但wo们没有证据。”

    “你觉得现在还需要证据吗?”

    “wo明白了。”西伯劳斯??卢克莱都这么说了,施拉姆也不敢再说别的。

    西伯劳斯??卢克莱:“去把塞勒斯接回来吧!他对雷努斯应该没用了。”

    “….”施拉姆愣了一下,不是刚说塞勒斯是叛徒吗?怎么又要接回来,“雷努斯,要是不放人,该怎么办?”

    “那你就自己回来。”西伯劳斯??卢克莱,没用指望过,施拉姆能跟雷努斯对抗。

    施拉姆点了点头出去了,但很快的,施拉姆又回来了,“大主教,雷努斯不愿意放人。”

    这到是让西伯劳斯??卢克莱有些意外,他不明白,雷努斯为什么不放人,没有理由啊!难道塞勒斯还有什么被利用的价值吗?

    “那就算了…”

    这一晚上闹得,很多人都没有睡,这其中也包括加特。

    “你们说,这帝都里面发生了什么?”加特就这样,在外面站了一晚上。

    芙罗狄:“首领,wo有一种预感,雷努斯马上就要过来了。”

    巧了,加特也有同样的预感,不然加特也不会睡不着了。

    而且这种预感,给加特的感觉非常不好。

    “这周围的情况,摸清楚了吗?”加特一直都没有放弃过逃跑。

    “已经摸清了,雷努斯对wo们看管的很严。”

    “一点机会都没有吗?”加特不死心的问道。

    芙罗狄摇了摇头,要是能逃跑,芙罗狄早就说了,她可不会对加特隐瞒,“一点机会都没有。”

    “看来wo们只能坐以待毙了。”

    “不见得,帝都越乱对wo们越有好处。”芙罗狄最怕的就是帝都不乱,那才真的糟糕呢?那就代表着加特没用了。

    加特:“只能等了。”

    “不用等了,人来了。”芙罗狄看见远处过来一个人影。

    加特看了一眼,“好像不是雷努斯啊!”

    “的确不是雷努斯,但没什么区别。”这个时候,是不是雷努斯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人的到来,想传达什么。

    加特向前走了几步,做出迎接的态势,这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是雷努斯,让你来的吗?”

    “主人,希望王首,写一份王令。”

    加特:“这种事,他自己写不就好吗?”

    “不一样。”

    芙罗狄从后面碰了碰加特,加特也不在这纠缠了,“让wo写什么?”不就是写几个字吗?加特不觉得是什么问题。

    “驱除教廷的人离开帝都。”

    听到这,把加特吓了一跳,“雷努斯,是不是太着急了。”

    “王首,写就是了。”栏亚对加特可没有那么多的尊重。

    他虽然出身不高,但他的主人,却是雷努斯,而加特只是一个被雷努斯软禁的人。

    加特:“只能等了。”

    “不用等了,人来了。”芙罗狄看见远处过来一个人影。

    加特看了一眼,“好像不是雷努斯啊!”

    “的确不是雷努斯,但没什么区别。”这个时候,是不是雷努斯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人的到来,想传达什么。

    加特向前走了几步,做出迎接的态势,这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是雷努斯,让你来的吗?”

    “主人,希望王首,写一份王令。”

    加特:“这种事,他自己写不就好吗?”

    “不一样。”

    芙罗狄从后面碰了碰加特,加特也不在这纠缠了,“让wo写什么?”不就是写几个字吗?加特不觉得是什么问题。

    “驱除教廷的人离开帝都。”

    听到这,把加特吓了一跳,“雷努斯,是不是太着急了。”

    “王首,写就是了。”栏亚对加特可没有那么多的尊重。

    他虽然出身不高,但他的主人,却是雷努斯,而加特只是一个被雷努斯软禁的人。

    q201812071u

    本页为自适应网页,您可以同时用PC或者手机访问本页:http://www.609685.com/49378/61393042.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