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廷赢了,赢得非常彻底。

    几乎是轻而易举的解决了兽人帝国的来犯之敌,还让兽人帝国陷入了内乱之中。

    差距,这就是差距,差距非常明显,既克斯帝国之后,兽人帝国也栽在了教廷的手里。

    而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如果教廷想要的只是这样,也不会增兵绕这样的圈子了。

    随着教廷逐渐展露獠牙,加特心中的忌惮就越来越多,因为加特很清楚自己与教廷之间从来都是背道而驰的。

    加特可是深渊恶魔别西普的‘信徒’,可不是什么教廷的圣子。

    教廷的敌人,就是加特潜在的盟友,哪怕是一群肮脏不堪的兽人。

    更可靠,被困在维罗河一带的兽人之中,有一支比蒙大军和元帅伽酥内。

    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让加特眼馋的很啊!

    “元帅,你说伽酥内会不会投靠教廷?”加特向汉尼拔?洛卡梅隆询问道。

    “不会,伽酥内是一个很高傲的兽人。”兽人帝国连年南下,汉尼拔?洛卡梅隆对自己主要的对手,当然有所了解,伽酥内是绝对不会投降的。

    加特:“那伽酥内会不会投靠wo呢?”

    “…..”汉尼拔?洛卡梅隆真的不想打击加特,但这也太异想天开了,伽酥内是输了,可他输是因为被算计被背叛了,没什么不能认的死就死了,身为兽人帝国的元帅,伽酥内应该有这样的心理准备,可投降就是另一码事了,兽人帝国还在呢?

    这墙角怎么挖呀?挖不动啊!

    “王首,你觉得wo们现在能撕开教廷对伽酥内的封锁吗?”

    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也是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那就是撕不开,连接近伽酥内都接近不了,那又何谈招降呢?

    “事在人为嘛,总要试试的。”加特不能眼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汉尼拔?洛卡梅隆:“王首,你可千万不要冲动,这个时候wo们不能主动与教廷开战。”要是可以早开战了,也不用等到现在。

    “谁说要打了,wo们可以捣乱吗?”

    “啊….”

    克斯帝国在北境的军队,在加特的指挥下四处而动,没人知道加特在做什么,因为这些军队只是来回的动,却没有做事。

    汉尼拔?洛卡梅隆在一边就这么看着看着,汉尼拔?洛卡梅隆试图阻止过,可加特以死相逼,汉尼拔?洛卡梅隆也就没办法阻止了。

    加特当然是有自己的目的了,这些军队看似没有章法,实则一直围绕着维罗河一带行动,教廷在向里面施加压力。

    同时,也是在给里面的兽人军队一种希望,他们的援军,一直在外面只是没有进来。

    只要能激发兽人军队的求生yu-g,这件事就有的玩了,这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还有第二步第三步。

    成功了,对加特是有好处的,失败了,加特也没有什么损失。

    过了几天之后,教廷这一边的人员,忍不住找到了加特,“圣子,你的军队,能不能离维罗河一带远点啊!”

    “你谁啊?”既然这个人这么不客气,加特也不会客气的。

    “教廷北方主教,墨忒耳。”

    主教?这在地方行省上的地位不低啊!属于教廷内部的中高层,看这个人这么年轻,想必背后也是有大背景的,怪不得这么有恃无恐呢?

    加特:“在教廷内部,是wo的地位高啊!还是你的地位高啊!”

    这两者压根就没有什么可比性,加特这个圣子在教廷里面没有什么实权,而墨忒耳这个教廷北方主教却握有实权,在北方可以生杀予夺。

    可是墨忒耳,也不好说自己就比加特的地位高,因为圣子这个身份,毕竟是有寓意的是一种象征。

    “当然是圣子的地位高了。”如果真要比较,墨忒耳只能这么说,虽然墨忒耳很不情愿。

    加特等的就是这句话,“你也说了,在教廷内部wo的地位比你高,wo为什么要听你的?”

    “圣子,不要胡闹了?”

    “wo怎么胡闹了?”

    “维罗河一带的战事,你不会不知道吧!你就算不知道,也听得见啊!”这几天,维罗河一带的战斗非常激烈,可以说天崩地裂。

    加特:“听见了,那又怎么样?跟wo有什么关系,wo又没接到什么命令。”

    “非得让wo说的这么直白吗?如果你的军队,再在外围活动,wo就不客气了,看你怎么向教廷交待。”

    交待?加特已经想好了,“wo告诉你墨忒耳,别拿教廷压wo,wo不吃这一套,wo练兵碍着教廷什么事了。”

    “地方有的是,你非得在交战区练兵吗?”

    加特指了指自己的耳朵,“你听听你说的话,有多么的外行,不在交战区练兵,还能在无人区练兵啊!wo是想让底下的士兵感受一下战场的气氛,这样的机会不多,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墨忒耳当然知道,这些都是加特的借口,“可你这么做,已经对战事造成了影响。”

    “那是你的无能,教廷也是的,你一个传教的,带什么兵啊!这不是胡闹吗?”教廷的主教,说白了也就是个传教的。

    “wo的来意,你已经清楚了,希望圣子可以有所收敛,否则后果自负。”

    “…”这样都能沉得住气,到是让加特多少有些意外,教廷这些身在高位的人,脸皮都不薄啊!

    墨忒耳走了,汉尼拔?洛卡梅隆忍不住再次发声,“王首,见好就收吧!wo们现在做的这些毫无意义。”

    “你先出去,半个小时之后再进来。”加特给出了明确的时间段,不然的话,汉尼拔?洛卡梅隆又要唠叨了。

    加特揉了揉自己的脸,尽量让自己放松,然后咧开了嘴角,拿出了那面镜子,“大主教,你在吗?”

    这次西伯劳斯?卢克莱出现的很快,“看来,wo要让人去收回这面镜子了。”像这样的镜子,西伯劳斯?卢克莱发出了很多面,但像加特用的这么频繁的真的没有。

    “别呀!这面镜子挺好用的,大主教,wo要向你汇报一个情况。”

    “你有什么情况汇报啊!”在加特的身边,西伯劳斯?卢克莱也是安插了人的,如果有什么大的突发情况,西伯劳斯?卢克莱会第一时间知道。

    现在都没有什么消息传来,也就是没有什么事了。

    加特:“wo实名举报教廷的北方主教墨忒耳,他在暗中背叛了教廷,wo刚刚发现的。”

    “你确定?”如果加特说的是真的,这件事也真是不小,因为主教在地方上的权利很大,而且涉及到很多教廷的内部机密。

    “**不离十,大主教你也知道,wo曾经跟别西普有过一些接触,wo对深渊的气息非常敏感,wo在墨忒耳的身上,感受到了深渊的气息,那种气息真是让人恶心啊!”

    加特说的有模有样的,西伯劳斯?卢克莱没有看出什么端疑,“wo会让人调查的。”

    “大主教,wo建议先把墨忒耳扣押,因为此时墨忒耳再与兽人帝国的元帅伽酥内接触,wo觉得他另有别的目的,要不然维罗河一带的战事早就结束了,怎么会僵持到现在呢?”

    对于北方的战事,西伯劳斯?卢克莱只是大致知道一些,他并不关心,但伽酥内这个兽人元帅,西伯劳斯?卢克莱还是知道的。

    兽人帝国的军队构成,是非常简单的,实力越强地位越高,伽酥内可以说是兽人帝guojun队中最强的那一个。

    加特把墨忒耳和别西普联系到了一起,单纯只是构陷,给墨忒耳找找麻烦。

    可是却歪打正着,西伯劳斯?卢克莱清楚的知道,别西普寄存的身体被打碎了,现在肯定会找新的身体,看上伽酥内也是有可能的。

    “wo会让人处理的。”

    刚才说是调查,这会说是处理,这两个词语的概念可就是完全不同了。

    这都是加特用自己的嘴,改变的。

    “大主教,要不要wo帮忙?”

    “你这次很上心啊!”在西伯劳斯?卢克莱的印象里,之前的加特,可从来没有这么上心过。

    加特:“北方太乱了,wo要处理一下。”

    “你管好你的民众就行了,其他的事别管。”

    “明白。”加特感觉自己被嫌弃了。

    “….”

    半个小时很短暂,一转眼就到了,汉尼拔?洛卡梅隆走了进来,“王首,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wo考虑好了,wo要再一次见见墨忒耳。”

    “还是不要了吧!”不回帝都也就算了,还要上赶着找麻烦吗?

    “要的。”

    无论汉尼拔?洛卡梅隆怎么说,加特还是去了,不过在去的过程中,加特通过别西普的雕像,联系到了别西普。

    从别西普哪里得到了一样好东西,可以在无形之中让墨忒耳沾染到深渊的气息,而他自己却没办法发觉。

    慌是撒出去了,加特当然要圆了。

    别西普的声音在加特的脑海里回荡,“最近,教廷有什么反常吗?”

    别西普寄居的身体被外力摧毁,对别西普也是有影响的,他现在还在恢复,所以没有关心外面的事。

    这次加特主动联系,别西普就顺便问一问。

    “教廷,在向兽人帝国动兵,wo觉得很反常,克斯帝国有大片的土地,教廷不要,去兽人那穷乡辟养的地方干什么?”

    “兽人帝国…草原…极北…神魔战场…wo知道了。”别西普说了几个词,由于这几个词在加特的脑海里回荡,所以加特听得很清楚,也就记下了。

    “神牴,需不需要wo帮忙?”

    “你保护好你自己吧!”

    “…”加特感觉自己再一次被嫌弃。

    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被嫌弃了两次,这也是没谁了,加特在中间左右逢源,逢得很失败啊!

    加特如愿见到了墨忒耳,加特主动上门,墨忒耳也没有不见的道理。

    “圣子,前方就是战场,敌人正在负隅顽抗,这里这么危险,你以后还是别来了。”

    加特很不喜欢墨忒耳,不只是墨忒耳碍了加特的事,更是因为墨忒耳的为人,实在是太不爽利了,让人滚,都说得这么委婉。

    “你走之后,wo反思了一下,wo的确有很多不对的地方,主要也是因为wo遇到一些难事,wo现在向你道歉。”

    “…”这人怎么说变就变呢?墨忒耳反应了一下,“圣子,是打算收兵了吗?”

    “当然,知错就改吗?”

    墨忒耳的脸色好了一些,“圣子言重了,wo也有不对的地方。”

    两人之间的气氛,霎时缓转了不少。

    “wo可以去看看战场吗?”加特趁机提了这个要求,虽然加特已经接近了战场,但想看真的很难,墨忒耳看守的很严密。

    “战场有什么好看的?”墨忒耳当然是不想让加特看了,墨忒耳怕加特坏事。

    加特:“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事物,wo喜欢的就是战场,你就让wo看看吧!wo马上就要回帝都了。”

    “只能圣子,一个人去。”这是墨忒耳的底线。

    “可以。”说着加特就往外走。

    墨忒耳跟了上去,他要近距离的盯着加特,加特如愿了,再一次看到了维罗河一带的战事。

    地方还是那个地方,但场景完全变了。

    比蒙大军、伽酥内,还有一些兽人大军中的精锐,之前的战事,真的就不算什么了。

    “真的是太壮观了,死伤怎么样?”

    墨忒耳:“不少。”也就是死伤太多了,墨忒耳才会这么急躁。

    这是墨忒耳身为北方主教以来,受到最大损失。

    突然,大地一阵晃动,加特顺势就扑到了墨忒耳的身上,“不好意思,一个没站稳。”

    “没关系,小事。”墨忒耳直接把加特推开了,紧接着又拍了拍衣服。

    加特自问自己,也没那么脏啊!瞧不起谁呢?

    就在刚才,加特把别西普的东西,放在了墨忒耳的身上,看在这件事的份上,加特就不跟他计较了。

    “也没什么可看的了,回去了。”

    “请。”

    “对了,主教有什么喜欢东西吗?”

    “圣子,是有什么事吗?”此时的墨忒耳觉得很奇怪。

    tzw191024181

    本页为自适应网页,您可以同时用PC或者手机访问本页:http://www.609685.com/49378/61573778.html

章节目录